《混在北京》有感……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08日

       我出生在改革开放时代, 被很多“前辈”称为“蜜罐”长大的一代。我们这一代人, 三年没有遭受自然灾害的肉体剥夺, 也没有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精神折磨。
       然而, 由于缺乏很多经验, 我们显得那么“幼稚”。但这些我们的“蜜罐”并不甜, 我们是没有信仰的一代。古时候, 人们相信一切无法解释的神秘事物:神、日月、山河……;革命时期, 人们信仰马克思, 相信终有一天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让无数烈士纷纷献出生命;在西方社会, 人们信仰上帝, 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文化。谁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神, 但是有了信仰, 一些不良行为是可以克制的;但我们这些在新时代长大的人, 没有信仰。空荡荡的, 颓废的, 1970年代汹涌却又热血的影子还在脑海中, 又受到改革开放带来的种种疏离感的影响, 很多人过着乱七八糟的生活, 其实他们在追求的是一个非常渴望的“信仰”。其实,

我想对我刚刚读完的这本书表达一些想法。谁知道……我刚看完的书叫《混在北京》, 是一匹黑马写的。起初, 我把它当成流行的“痞子文学”来读。希望闲暇之余, 能读到一些朗朗上口、生动活泼、有点释然、犀利的文字。谁知道读完会很沉重。 .这本书写于1990年代初,

应该早就出版了, 可惜我才看到, 但是不算太晚。故事讲述了一群生活在北京桐子楼的“知识分子”的画像。
       没有什么大事, 无非是改革开放十年后人们的生活。房子、钞票、促销活动、北京户口……都是很生活的事件。文笔讥讽、幽默、同情、苦涩。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作者作为“知识分子”的无奈和悲伤。我不知道文革期间知识分子是如何被当作“臭老九”对待的, 更不知道十年改革对“知识分子”的影响。那时我才十几岁。我住过筒子楼, 也去过北京的筒子楼。那个时候, 在大学读书的时候, 我陪着同学们到宿舍旁边的老师公寓找了一位老人, 第一次踏进了这座漆黑的建筑, 也就是北京的桐子楼。我们在黑暗中上楼, 穿过楼道里堆积多年的一堆杂物, 靠着被扶持的感觉奋力前行。看完《混在北京》, 还不错。书中的奶酪楼比这更拥挤、更窄、更委屈、更破旧。臭水经常被淹没。铺砖挤进厨房做饭, 孩子哭, 大人尖叫, 老是吵闹, 有的单身挤在一个房间里, 有的没有注册北京户口的情侣也像单身一样住在一起, 如果遇到另一半来探亲, 室友抱怨。很少有人从这里走出来, 神清气爽。什么样的“知识分子”狂妄自大, 他们都走了,

整天披头散发, 小心翼翼。
       我明白我的心怦怦直跳, 一直觉得委屈。你相信吗?这是1990年代的北京。北京, 一座有着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皇城, 一直是人们心中的圣地。小时候, 听说有人要去北京出差, 感觉就像要去月球一样, 很远很崇拜。
       邻居的孩子考上北京的一所学校, 那是一步登天, 然后留在北京当官, 鸡犬之家冲天而起。众人有了这个想法后, 人们一一赶往京城, 外地来京打工的人纷纷出海。
       只要家里有人在北京工作, 不管是什么, 都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但在这一幕的背后, 或许只有来北京奋斗的人才最能体验一些不人道的事情。桐子楼, 有多少人对桐子楼有过难忘的回忆, 很多来北京创业的人都抱怨过, 爱过的地方。那吴起抹了破小楼, 那方寸的栖息地, 已经让很多人的脑袋都碎了。房子的重要性深深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如今, 杭州的房价如此昂贵, 仍有无数人跃跃欲试。就像书中的沙欣, 就像这本书的作者一样, 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都充满了抱负和理想, 但生活的残酷, 真的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他骨子里有“知识分子”的贵族气质, 但为了生存, 他弯下腰在这座筒子楼里, 为了占据半个房子, 他可以一改昔日书生的脾气, 用一个泼妇维权。骂街, 才能做到最好。水、电、灶的用处可能再多, 任何一个书生的威风凛凛的大义已经荡然无存。 “知识分子”一直想摆出一个姿态, 表明自己的尊严比市场上的普通人更有气质, 但不幸的是, 生存使他们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行列, 打破了他们孤独的梦想。北京真的很乱。我想1990年代的“知识分子”是这样生活的, 现在两千多年后还是有大量的人这样生活。他们有想法, 但他们被压制。他们有野心, 但很难表现出来。他们想得更优雅, 但毕竟小资产阶级需要钱。高贵而迷茫, 心疼。在文学作品泛滥的今天, 《混在北京》确实算不上什么, 但它的生命力和现实主义还是值得一看的。书中的大部分人都是30岁才毕业, 结婚生子。相信会有很多人产生共鸣。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