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的诗歌代表作《乡愁》全文 余光中最著名的八首诗歌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0日

       余光中代表诗《乡愁》全文 余光中最著名的八首诗 据台湾媒体报道, 台湾著名诗人、作家余光中因病去世, 享年89岁。代表作《乡愁》和《乡愁》 《白玉苦瓜》等余先生已逝,

留给我们无限的眷恋。 1928年生于南京, 祖籍福建永春。她的母亲是江苏武进人, 所以她也称自己为“江南人”。 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国语系。 1959年获爱荷华大学(LOWA)美术硕士学位。先后任教于苏州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国立台湾大学、国立政治大学。期间, 他曾两次应美国国务院邀请, 在美国多所大学担任客座教授。
        1972年任政治大学西班牙语系教授、主任。 1974年至1985年任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教授。 1985年起任台湾中山大学教授、讲座教授, 历任文学院院长、外国语研究所所长六年。余光中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工作, 称自己为写作的“四维空间”。至今, 他在文坛已经半个多世纪, 涉猎广泛, 被誉为“艺术中的一夫多妻”。他的文学生涯漫长、博大精深。他是当代诗人、重要散文、著名评论家、优秀翻译家。出版诗集21部; 11部散文集; 5个评论集; 13部翻译文集;共有40多种。代表作有《白玉苦瓜》(诗集)、《记忆如铁轨》(散文集)、《论分水岭:余光中评集》(评论集)等余光中的《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张小邮票, 我在这一边,

妈妈长大了, 乡愁是一张窄票。我的坟墓在外面, 我的母亲在头, 现在我的乡愁是浅浅的海峡。我在这片大陆上, 在眼角。在雨中等你。一池红莲就像雨中的红火, 你来不来都一样, 我觉得每一朵荷花都像你, 尤其是隔着暮色, 隔着这样的细雨永恒, 永恒, 在外面等你时间, 在时间里等着你 刹那间, 永恒里,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中,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在我的鼻孔里, 我会说小情人, 这只手应该在吴宫采莲, 这手要在玉兰船上摇一摇桂浆 科学馆的飞檐和耳环上挂着一颗星星, 就像一块瑞士手表, 上面写着七点。突然你来了, 雨后走红莲。你来自爱的典故就像一个小订单。你去。从江白石的话语里有节奏地传来你来到余光中《风铃》我的心是挂在七层楼檐上的风铃, 叮叮叮叮, 敲敲一个人的名字, 你也觉得微微的塔上震颤?这是昼夜无声的脉搏。
       你听到了吗?这恼人的语气, 情不自禁地告诉所有的风要改道, 所有的钟声要取下, 塔要推倒, 只因我的心高高低低, 风铃敲响一个接一个敲响一个人的名字于广中《月光》《月光, 月结砒霜, 月如砒霜, 月如霜落在谁的伤口上?季节, 月光, 日影, 日影, 死星鬼的倒影, 逆光在脸上的倒影。梦, 近代穿云走私, 近月恐狂太阳古造, 远投两面如海, 远方怀胎, 黑猫今夜在瓦上吟诵痴痴苍白美女眼睛的脸, 贴在窗边, 我也忙了一夜, 手捧月光, 注释分析化学瓶里的成分, 分析记忆, 分析恐惧症和疯子的悲伤疯狂, 在月光的余辉中, “永远, 我会等待。” “如果我早上听到你倾诉, 最美的动词, 那晚我死了, 我怕什么?爱的时候, 我会爱得很惨。
       如果我不能爱得美丽, 你的美丽会割伤我这个夏天, 只要你伸出双臂, 奇迹就会落在你张开的手掌上, 你的手掌就会落在我的手掌上, 莲花。你的手掌就像夏末的傍晚, 面对满池清芬, 面对安静自燃的灵魂, 如果我叫你的小名, 谁会答应我?只要池子里还有, 只要夏天还有一片红花瓣, 我又何必遇见你?莲是真真的小名,

想到真真的时候莲就是真真, 见莲就是见人, 只要心里还有一片花瓣, 只要梦里还有一片花瓣, 那就是, 夏死了, 那地上满是倔强的梗, 也就是满天都是残。曾经, 我等你张开双唇, 张开嘴, 吐出那个动词。爱过的人不会被遗忘。
       受伤的人总是受伤的。我的伤疤红得吓人, 我用十六支“碧潭”的肉桂浆在莲花形的一角打碎了蓝釉。我躲在阳伞下。我没带是的, 我的浪漫在河的下游。如果碧潭比较玻璃, 它可以跟着我悲伤的剪影。如果蚱蜢船再蚱蜢, 我的悲伤会在八点三十分熄灭。吊桥还没有醒来。暑假才刚刚开始。夏正二年级小学生的笑声飞过水面, 蜻蜓向你飞来。如果你在我的船尾, 这艘船该有多轻,

这双桨要记住谁是西施, 谁是范蠡, 然后划到太湖, 划到洞庭听唐猿王朝, 排到潺潺的天河看你的头发, 在神话中倾覆。这也是一场美丽的交通事故。你在另一边织锦。我在这里吹长笛。小宫灯在做梦, 梦到唐宫, 梦到追青罗小扇, 梦到又一个夏夜, 星辰的葬礼, 梦到一闪而逝, 你的感叹, 我的回顾和片刻闷闷不乐的余光中《下一次约会》 当我死去时, 你的名字像最后一朵花一样落在我的唇上。你的手指是一串钥匙, 精致地握在我的手中, 让我打开让我突然打开, 哪扇门?握着你的手死是幸运的, 听你说, 你还爱我, 听你说凤凰死后, 凤凰死后还有春天, 但至少还有一个五月属于我们每一根白发都还在颤抖每一根茎都记得旧时光记得几朵红莲花你踩过的地方喷一朵水仙我的胸听我的心累累累累了迟到了, 真真跳的太多了, 真真激烈的、跳跃的太频繁的爱给了它太多的负担, 爱的一端在这里, 另一端是原始的。最后一次约会是在蓝田, 最后一次, 在洛水海岸, 在洪水中, 在大海中, 在星云中, 在记忆之外, 另一端的爱的下一个约会在哪里, 在哪里?你说什么, 你说, 我靠你(你能相信轮回, 你能相信吗?)被死亡的黑袖挡住了, 我看不清楚, 但是嗯, 我听说了, 我必须去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