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罕见大暴雨 多数大棚被泡 寿光灾后重建进行时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30日

       寿光报道, 8月25日, 寿光市洪灾的第六天, 吉台镇丁家窑河村的几名村民双手叉腰站在一起, 盯着被淹的大棚和田地。 犹豫和焦虑。 “这洪水对寿光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英利镇人民政府总参谋长魏彦阳也表现出同样的悲伤。 对于寿光人来说, 他们不愿相信, 这个被形容为“寿光菜价震荡, 全国菜价震荡三倍”的“菜乡”, 拥有最大的 全国蔬菜生产和批发市场。 在汹涌的洪水下, 它变得满目疮痍, 大部分农田沦为废墟。 中国的“菜篮子”寿光今年夏天遭受了“摩羯座”和“乌比亚”两大台风的威压。 8月18日至19日, 遭遇多年来罕见的大暴雨。
        8月13日至19日, 寿光市平均降水量达到378.6毫米, 是1959年有记录以来同期最高降水量(207.6毫米)的近两倍。8月20日上午, 江河水位 汨江沿岸的村庄迅速崛起, 导致堤坝决堤。
        大多数村庄被淹,

大片农田被冲走, 大部分温室被水浸泡, 倒塌变成废墟。 大面积种植玉米。 田地、菜地被淹、受灾, 少数房屋不同程度倒塌。 据寿光市委不完全统计, 全市15个镇和街区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共疏散89个村, 紧急转移安置62462人。 受灾总人口达50.5万人。 近5000间房屋受损, 10.6万个温室大棚受损,

3.5万公顷农作物受损, 2000多个养殖棚被破坏, 4000吨家禽被淹死。 大部分温室都被这场灾难“浸透”了。 “大棚内平均积水深度达到一米半至两米深, 全村近1000个大棚被淋湿。” 8月25日, 《华夏时报》记者在寿光市吉台镇。 在丁家窑河村实地考察时, 当地村民向记者讲述了灾情。 在丁家窑河村, 大部分温室的水面上都漂浮着绿色的苔藓, 甚至村里的一些地面也不同程度地有水。 “积水的不仅仅是大棚, 村东32户人家被淹, 一户人家最严重, 院子里积水1米多, 屋里积水 40厘米深。” 村长丁国伟说。 吉台镇党委书记刘玉玲回忆灾后现场告诉记者, 8月22日,

吉台镇东北角种植区的水位几乎达到温室顶部。 地处汨河沿岸地势低洼的吉台镇被认为是受灾重灾区, 镇上的大棚大都被“浸湿”。 在孟家官庄村, 当地村支部书记孟令军告诉记者, 目前, 已经进行了4天4夜的每户自救和消防队集中排水, 温室至少还有一米深。 温室内积水, 避免温室墙壁倒塌。 在吉台镇草关村, 由于该村距离汨河、丹河有一定距离, 村民们挖了一个蓄水池。实现从远到近的梯级排水。 “我们镇有50个自然村, 全部受灾, 其中24个被淹, 平均水深一到两米。”英利镇牟家营村的几名村民说。 魏艳阳告诉记者, 英利镇634个温室大棚受到影响, 其中192个严重受损, 化为废墟。 “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 英利镇齐家镇黑庄子村一名91岁的老人在门口叹了口气。 “这次的洪水与1964年的洪水相似。” 在英里镇牟家营村, 一位村民在回忆洪灾后的情景时告诉记者。 洪水退去后, 被淹没的村庄变成了一片废墟, 房屋倒塌, 损坏了居民。 忙着收拾一些有用的东西。 在受灾严重的英利镇木家营村, 每家每户的门外都堆积着晒干的衣物和杂物, 路边晒干的被褥随处可见。 房屋门外堆积的家具和家用电器都被淤泥覆盖, 人行道上铺满了房屋晒干的小麦。
        此外, 还可以看到每家每户都在外面倾倒垃圾。 路边的墙壁上随处可见大小不一的垃圾堆。 现场一片混乱, 各种场景混杂在一起。 “我们每天回家排干水, 清理家具、垃圾, 喷洒消毒液防疫, 晚上在安置点睡觉。” 穆家营村的几位村民告诉记者, 由于部分农户的墙壁出现裂缝, 所有农户都要进行消毒防疫, 所以他们仍然在位于第二乡镇中学的安置点过夜。 半生积蓄“花光” “这水冲走了我半辈子的积蓄, 好几天才平静下来, 一开始我真的接受不了。” 英利镇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建一个温室要花费25万到28万, 其中15万是贷款, 15万是贷款的上限。 另一位村民表示, 对于刚建好的温室种植户来说, 损失更为严重, 因为前期大量的成本投入还没等到利润的积累, 就会被毁掉。 一个温室更贵, 15万到32万。 在吉台镇孟家镇管庄村,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 倒塌、被水浸湿的大棚需要等到水完全干了才能重建。 如果你不能再耕种一年, 这一切都是损失。 孟令军告诉记者, 自8月20日以来, 全村800多个大棚全部被淋湿, 仅大棚受损就达8000万。 在受灾严重的丁家窑河村,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 全村1000个大棚被淋湿, 平均每户3个大棚, 每户损失30万至40万。 就在一个月前, 温室的直接损失是27万到28万。 “大棚一亩地、两亩地、三亩地, 一亩地种的蔬菜能卖到7万到8万块, 高大棚种的蔬菜甚至能卖到10万块。种出来的蔬菜, 一个月就收割了, 现在损失的不仅仅是蔬菜成本, 以及各种投入, 如种植前、维护和管理。 一位村民说。 对于当地人来说, 这比温室大棚的洪水和破坏要痛苦得多。 英利镇一位玉米种植户告诉记者, 英利镇耕地总面积达到10.8万亩, 受害达到10.3万亩, 其中70%的耕地没有生产, 5万亩盐分全部停产。
        田地受到影响。 记者看到, 他身后的大片玉米种植地布满了被水冲刷过的淤泥。 它达到1米到1.5米。 目前, 大面积玉米种植受到影响。 英利镇牟家营村村民指着自家屋外地上晒麦子告诉记者, 与家用电器和生活用品的损失相比, 3浸万斤粮食损失最为严重。 英利镇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农民, 有粮食储备, 平均有几万斤粮食。 对于农民来说, 水冲走了半辈子的辛劳。 魏艳阳告诉记者, 广英里镇有757个养殖棚受灾。 作为畜牧养殖重镇, 英利镇养殖场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据不完全统计, 不包括漂浮的家禽, 死亡家禽有30万只。 只有不到 120 个温室获得保险。 “玉米种植地有保险, 前期投入的种子和化肥可以由保险公司理赔。英利镇一位玉米种植户告诉记者。但他对损失惨重的蔬菜大棚缺乏投保意识。”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潍坊寿光分公司副经理孙会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截至今年保险期满, 蔬菜大棚有保费。 10万元, 赔偿费5.7万元。寿光市有14.7万个温室, 但投保的温室不到120个。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潍坊寿光分公司副经理孙会杰在 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 截至今年保险期满, 蔬菜大棚将获保费10万元, 保费57.0 00元赔偿。 寿光市有蔬菜大棚14.7万个。 投保的温室只有不到 120 个。 现在, 面对突如其来的洪水, 大多数菜农已经开始考虑保险, 但他们对目前的保险赔偿也有一定的看法。 吉台镇任家村一位大棚种植户王冠峰告诉记者, 目前大棚保险的赔偿金额总体比较合理, 但项目较多。 薄膜、墙体等易损设施的赔偿相对较低, 但钢管、钢架等不易损坏。 国内设施的补偿金额比较高是不太合理的。 我希望它可以调整和改进。 下一步, 我会继续投保, 因为投保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买一份安心。 孙会杰告诉记者, 与蔬菜大棚的保险情况相比, 育肥猪能够繁育母猪的两项政策保险的补贴比例都很高, 政府补贴80%, 养殖户支付20%。 6万元。 寿光市生猪养殖保险实施两年以来, 保险覆盖率高于蔬菜大棚, 覆盖率达到70%~80%。 规模化养殖场基本参保, 散户参保少。 当地村民也表示, 很多生猪都是因为高额补贴才投保的。 另一方面, 由于养猪户易患病, 抗病能力差, 随时可能面临财产损失。 因此, 养猪保险的意识强于蔬菜棚户区。 在灾后重建进行时, 寿光现已进入灾后多日。 大部分乡镇在继续排涝的同时, 也在加固河岸堤坝, 不断深入开展防疫消杀工作。 记者在丹河沿岸实地走访时看到, 吉台镇丁家窑河村村民在丹河岸边筑起土墙加固河岸。 原河岸下部基本与地面齐平, 坑洼不平, 水很容易上来。 加固河岸是为了应对救灾难点, 避免再次下雨带来的风险。 在米河沿岸的商口镇黄河口村, 记者看到, 大部分村民正在将水泥编织袋大小的沙袋堆在一起, 形成沙袋墙。 据记者目测, 至少有一百个袋子。 村民黄晓婷告诉记者, 沙袋的封堵能力比较可靠。 村支部书记黄国庆说, 沙袋是为了堵住河岸涵洞, 加固河岸堤坝, 再次抵御雨水的威胁。 在加固河岸的同时, 每天都在进行防疫和消杀。 魏彦阳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目前全村600多人从事防疫、杀菌消毒工作, 每10-15户1人负责几户人家的面积。 彻底击杀。 在洋口镇南寨科村, 记者看到了集中防疫、消杀的场景。 村里的防疫消杀人员和村民都背着装有消毒液的喷雾器。 “对沟渠等进村水的地方, 以及每家每户的房屋内外,

每天消毒灭菌不少于4次。防疫是寿光市的重点工作。 目前是灾区。”英利镇的一位村民说。 在寿光市道田镇枣湖村, 村民孙志良正在用铁锹挖水泥, 大棚里还有铁锹。 看到记者来了, 他放下铁锹, 告诉记者, 水排干后, 他立即开始大棚的维护工作。 加固方面, 目前棚墙和棚体采用水泥和彩钢瓦加固。 之后, 待棚内湿土完全干透后, 方可恢复正常使用。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