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倪匡、温瑞安所谈的金庸

更新日期:2022年09月04日

       倪哥(倪匡、亦舒)、金庸, 分别擅长科幻、言情、武侠。当时被称为“香港文学三奇”。倪匡从《武侠》里跑出来写《科幻》, 亦舒走出困境创作《西宝》, 后来金庸提拔他。因为倪匡众所周知的政治立场, 他的作品进入大陆已经来不及了。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连续阅读了100多本书, 难免会感到头晕目眩。至于倪匡的《一看》、《二看》、《三看》、《四看》、《五看金庸小说》, 名声已久, 却从未见过。大陆好像从来没有发表过。相反, 我从一家旧书店里找到了一本破旧的《英雄金庸》(北方文艺, 1992年版)。这次终于买了重庆大学出版社新出的《金庸茶馆》系列10册, 还有倪匡的《看金庸小说》, 占了五册。只有这样, 我们才能看到整个豹子, 这是多么幸运啊!虽然不能认同倪匡的很多观点, 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倪匡的金评真的很好看。之所以好看, 一个原因是他的评论中没有什么先进的文论, 而金庸本人早就承认自己“没有受到任何文论的影响, 也不相信任何文论”。 (见《百家宗师看金庸》卷的理论文本《金庸茶馆》)有其价值, 不能被低人一等的抹杀。勉强受限于个人资历, 没有任何学术造诣, 阅读高文典书中的各种理论文章总是头大。比较相比之下, 我还是喜欢倪匡这种漫无边际的漫无边际的态度。倪萍最擅长利用话题, 随意发展自己的头发。如果你把它拿在手上, 它就会变成一个奇妙的真理。倪匡对金庸的评价有其独特的条件: [1] 倪匡本人也是一位小说家。 【二】几十年的老朋友, 知道底线。他只能结合金庸的生平轶事, 讨论他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 《金庸小说三读》, 倪匡回忆了与金庸在夏威夷的某一年。 “有一天, 我走在街上, 看到一个艺术家在街上用玻璃工作……我找到了一件作品, 我不忍心放手, 金庸买下了它。这个标题一件艺术品是《心囚》, 用玻璃塑造了一个看起来极度痛苦和绝望的人, 被困在一张网里。其实这张网根本抓不到人, 差距很大, 人随时都可以通过网出来。但他在网中挣扎, 好像不知道自己可以通过网出来。这张网是人内心的束缚。” ——有了这个'心囚', 倪匡在解释《笑傲江湖》中金庸的那句话时又补充道, “凡夫俗子, 是不可能摆脱一切欲望而实现的。”它独特而有趣。这件事倪匡并不知道。这不是倪匡不能说的。其他评论金庸的作家(比如我), 如果没有这个条件, 难免会有瞎眼摸象的劣势。小说、戏剧、杂文, 倪匡来这里写各种东西, 写得很快。总字数已经超过1亿。, 写的太多了。据我所知, 没有一个作家, 无论是中外作家, 都有比倪先生更多的“暗语”。写的太多, 文字难免粗糙。论文的写作, 倪匡超过了亦舒的。其次, 在年轻一代的武侠作家中, 金庸对温瑞安有着特殊的眼光。温家金庸小说备受推崇, 不仅赞叹, 还细细探讨, 希望能与广大武侠读者“共同欣赏、分析”。于是, 就有了《浅谈<笑傲江湖>》、《<天龙八部>鉴赏事例》、《浅析<雪山飞狐><鸳鸯刀>》三本重磅复习书。
       我一直认为温瑞安先生的散文胜过小说。他的文宗虎兰城, 充满了‘狐狸精’,

真是一等文。
       很多朋友曾经批评过我对“小傲”的“主观”解读。坦白说, 我对这种批评不是很服气, 不是因为我觉得我不是‘主观的’,

而是相信任何读者对任何作品的解读都必须是‘主观的’”。为此, 我写了大约一千字来解释。这次看温瑞安的《雪山飞狐解析》, 我注意到了同样的意思,

温老师已经表达了。温瑞安承认他的《雪山飞狐解析》是“冒险”进行主观批评(当然任何“批评”和“意见”都是主观的), 但除了“主观”之外, 我们力求做到“客观”, 避免“武断”。 ’就这样。
       ”温瑞安先生只用了几个十字架, 说的比我的千言万语还清晰, 让我汗颜和汗水。起身离开,

突然, 桌子上面的餐巾纸掉在地上, 我看到了, 服务员看到了, 想捡起来, 金庸却迅速俯下身子, 从桌子底下捡起餐巾纸, 放回了桌子上。当然, 金庸不瘦, 胖了一点。
       以他的身份和他给的小费, 他甚至弯下腰亲自去拿餐巾纸。他态度温和。和蔼可亲的段正淳一句话:“富贵不骄”。当朋友们经常问金庸他怎么样的时候,

我经常引用这句话。 ”(《王牌金庸》)一件小事, 看不出金庸的人品有多么高贵, 却真正体现了‘海宁查家’后裔查良庸的一流教养。尤其是傅国勇的《查》良庸”《金庸传》出版后, 质疑查先生的人品成了一种时尚。我愚蠢地认为“道德”和“文章”不能划等号。中外文人有很多作品, 归根结底是金庸, 他所做的一切, 自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他的言行可以与人商量。不过, 从已知的资料来看, 探查金庸的身世, 这才叫“有德”看来他从来没有做过。我看金庸这个人:小德有其不同, 无亏无耻。这样的人就够了。再多也没意思苛求。骄傲', 源于《论语》 (穷而不谄, )富而不骄”,

自贡的‘富’已经包含了‘贵重’的意思。” (纪子)高“钱多”就是大“富”。《庄子》主张“不贱”礼》、《连城诀:后记》, 金庸谈“我父母对他很客气(指家里的老长辈)”。金庸待人接物, 继承了父母的恩情。
       弟弟查良宇去香港金庸家住了两个月, 看到金庸“让孩子叫司机‘陈叔’。他们的家人对长期在家服务的菲律宾女佣也很好, 就像他们自己的家人一样。 “永远不可能实现人人平等。平等相待是做人的基本品质。真正的‘贵族’永远不会以财富为荣。曾经有人看到林肯总统擦鞋而感到惊讶。”先生。总裁, 你自己擦鞋吗? “是啊, ”林肯莫名的惊讶:“怎么, 你经常给谁擦鞋?” “在林肯之前, 美国第四任总统杰斐逊有一天带着他的孙子在全国漫游。在路上, 他遇到了一个黑奴。黑奴谦卑地向他打招呼:'早上好!杰斐逊先生。'杰斐逊连忙摘下帽子, 微笑着, 点了点头, 但他的孙子却得意地把头转向一边, 当黑人经过时, 杰斐逊教他:“你想让一个黑人奴隶表现得比你更有教养吗?”小人发家致富, 泥腿跳上顶, 不忘踩别人的头, 享受“高人一等”的快乐。 ’, 其实纯粹的暴发户式, 真的比黑奴更没教养。斯哲·费希特说:“任何自认为是别人的主人的人, 自己就是奴隶。如果实际他可能并不永远是奴隶, 但他毕竟有奴隶的灵魂, 在任何比他强大的人面前, 他都会无耻地爬行。 "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