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公众参与,降低“邻避运动”风险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0日

       上海财法学院执行院长傅伟刚 近年来, 随着多起群体性事件的发生, 原本只在学术界知道的“邻避运动”一词, 通过媒体传播逐渐为大众所知。什么是 NIMBY 运动?在欧美, 它原本是指居民希望保护自己的居住区域免受垃圾填埋场、火力发电厂、变电站等具有负面影响的公共或工业设施的干扰。
       但在中国, 邻避运动已成为居民反对高污染企业的代名词。
       为什么 NIMBY 运动在增加?是因为今天开始的污染吗?显然不是。以近几年的邻避运动为例, 无论是厦门的PX, 什邡的钼铜, 还是启东的造纸, 过去都有类似的企业存在。那么, 这些企业的污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吗?至少到目前为止, 还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的排放行为比以往的企业更严重, 甚至一些企业的排污设施和水平属于国际先进水平。以本次备受瞩目的江苏王子纸业为例, 该公司在环保方面做得很好:“该项目将采用国际先进的生产技术、工艺设备、环保技术和设施, 严格控制产生污染物, 保护环境。标准高于日本国内水平, 达到北美和北欧先进标准, 各种污染物排放优于国家标准。”在这种情况下, 为什么民众还反对呢?为此, 很多学者做出了解释, 有学者认为,

这是地方政府只基于GDP和当地民众需求的发展模式。也有人认为,

地方政府在处理此类问题上没有做好公众参与, 导致公众不满。这些解释是合理的。近年来, 几乎每次发生这样的事件, 总能看出当地政府的嚣张气焰;而环境影响评价等相关程序总是有意无意地省略。但需要指出的是, 虽然环评等程序在很多情况下没有得到认真落实, 甚至存在走马观花的嫌疑, 但有总比没有好。为什么过去没有公众反对类似项目, 现在反对声越来越大?那是因为参与邻避运动的居民发生了变化, 而政府的决策过程并没有太大变化, 所以出现了邻避运动。当一个人在生死线上挣扎时, 他最重要的愿望就是活下去。至于生活方式, 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在上个世纪的中国, 大部分地区人民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是温饱问题。因此, 在其他国家看来非常重要的环境保护和职业安全等问题, 在我国却没有得到回应。在经济建设这个中心问题下, 环保等问题逐渐受到压制。在1990年代开始的招商战中, 地方政府为了获得更多的外资, 往往会降低对环保等方面的要求。 “逐底竞争”, 降低环保要求往往意味着降低企业投资, 只有这样, 地方政府才能吸引更多的企业资金。
       从目前来看, 以往地方招商引资竞赛中, 普遍存在以牺牲环境质量为经济发展的现象。因此, 今天的人们不得不为投资促进带来的经济发展承担环境质量下降的后果。但仅仅将质量下降归咎于环境并没有多大意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收入阶段对风险的偏好不同。当你只是在衣食住行的阶段, 你最关心的问题, 可能是吃喝拉萨等最底层的问题。环境质量与你无关。但是一旦有了房有车, 你对生活的要求就会逐渐提高:不仅要关注天气预报, 还要关注PM2.5;不仅要注意你家是否甲醛超标, 还要考虑整个居住区。是否符合环保标准。在此背景下, 环境保护不仅成为公共议题, 而且成为整个正式制度的一部分。虽然1989年颁布了《环境保护法》, 但可以想象, 那个时代的环境保护理念与今天已经完全不同, 一部过于笼统的法律并不能真正保护环境, 保护人民的身体健康和财产安全。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 1998年, 《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正式颁布, 明确提出了环境影响评价制度, 以及“设计、建设和投入使用的立体环境保护设施”。同时操作”。2003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 将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从建设项目扩大到各种开发建设规划。虽然居民对环境的要求但是, 对于很多官员来说, 由于GDP考核的模式没有改变, 官员的升迁还是很大程度上以GDP为依据。 , 仍然只是一个小问题, 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正因为如此, 许多原本为保护环境而建立的机制, 往往只是许多地方政府层面的摆设, 并没有发挥作用。真正保护环境。一方面, 公众对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 许多部门ENT把环保当成一种摆设, 两者之间的冲突在所难免。什邡与启东的冲突, 只是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一个注脚而已。如何避免此类事故再次发生?扩大公众参与是重中之重。从表面上看, 公众参与似乎会减慢决策的速度, 但事实并非如此。首先, 公众参与决策过程有助于提高公众对相关风险的认识, 其中许多人缺乏许多行业的专业知识并夸大风险。同时, 公众参与还可以帮助提高决策的合法性——虽然它无助于增加决策中的技术正确性风险, 但也可以解决形式上的正当性问题。如果一项政策如果政策没有得到人民的支持, 而只是官员在谈论自己, 那么再好的项目也不会产生好的结果。公众参与, 其实就是通过一种合理的形式表达一种实质上理性的决定, 成为社会各利益集团都能接受的决定。换言之, 政府在相关决策过程中需要重新评估人的价值——环境之所以出问题, 是因为人的价值已经发生了变化。人们的评价已经发生了变化, 是时候让政府在决策过程中改变环境、安全和健康的排名了。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