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钉子户的补偿问题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30日

       何雪峰:对温岭钉子户和部分强农的补偿, 可能会提出无理要求, 找各种借口要求更多的福利。玩疯卖傻, 最后变成了倔强的户, 政府为了解决问题, 有时也会附和书呆子户的诉求。一、近期媒体对温岭火车站钉子户的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些报道普遍强调, 温岭罗宝根的五层建筑面积为618平方米。工程造价60万余元, 补偿仅26万元。如此低的补偿显然损害了农民的利益。罗宝根是个钉子户。比如, 《华西都市报》记者的报道标题是:“钉在路上”60万套房子造价26万元。当然, 他们不同意搬迁。各大门户网站连续数日在显着位置跟进报道温岭美甲。浙江卫视、央视也多次跟进报道此事。
       从媒体报道和网络舆论来看, 罗宝根的利益在温岭钉子屋事件中受到极大损害, 政府征地拆迁完全无视农民利益。然而, 从下面的报道来看,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首先, 下洋丈村共有459户, 属于罗宝根。 451户已接受安置政策并同意拆迁。只有8户不同意拆迁。这说明政府对农民的拆迁补偿是绝对不可能严重损害农民利益的。很快, 后续报道就出来了。原来, 拆迁有两个计划。其中之一是在原地块西南约两公里处补偿一块宅基地, 然后按300元/平方米补贴拆迁户的建房成本。据该镇称, “新宅基地的面积虽然比现在的稍微小了点, 但好处是是国有土地, 户口都有三证(土地证、产权证、契证), 不像之前的集体土地, 只有土地证。”按照住房的概念, 房子不仅可以住, 还可以买卖、抵押。”另一种方案是选择住在距现址东北100多米的农家公寓。 “农民公寓的补偿面积按每人60平方米计算。标准测量, 如上一面积超过本标准, 以上一面积为准。也就是说, 如果罗家不自己盖新房, 罗家可以获得与现有房子一样大小的618平方米(约4套)的农民公寓, 价格为120万。元(2000元/平方米)。买钱。此外, 沿街商铺还可以按照每人20平方米来分户。虽然没有产权证(由村子管理), 但罗家6口人每年120平方米的店铺面积都可以分红[1]。罗宝根和村里绝大多数农户一样, 选择了异地重建方案,

只有村里经济条件最差的农户才选择了第二套方案。农民不傻, 选择第一套方案是因为第一套方案最符合自己的利益。那么这个好处有多大呢?我们先来看看第二组选项的好处。镇工作人员说:“其实老罗能算账, 政府的补偿条件也不算太寒酸。农民公寓距离温岭高铁站不到500米, 这里的商品房就是卖到6500元/平方米, 以后肯定会升值的。” “另外, 就算是120万买房的钱不能一次性取出, 我们也让拆迁户卖一套补钱。”我们来算一算, 按照第二套方案, 罗宝根一家能得到多少补偿。以6500元/平方米计算, 总价400万元, 减去120万元的进货价, 得到280万元。
       另外, 按照每人20平米商铺, 商铺一定要高于房价, 估计是1万元一平米, 120平米商铺价值120万元, 加起来到400万元。这个补偿应该说是很低了。当然, 罗宝根的房子是用来住的, 不是用来卖的。但即使你保留三套房子, 如果你卖一套加上120平方米的商铺, 价值超过200万元。这个补偿应该不低。但下张洋村的大部分村民并没有选择第二套。相反, 我选择了第一组计划。即异地重建。当然, 原因是异地重建的好处更大。易地重建的最大好处是农民建的房屋使用了集体建设用地。不能抵押、买卖, 只能自住。现在它被搬迁和重建。土地为国有土地。起不来, 但只要借点钱盖房子,

房子的价值就会极高, 因为通天联排别墅的市场价格比农民公寓要高, 应该可以在温岭达到数万元。同面积房屋80万元, 一次建成如果房子价值超过600万元, 80万元的建设成本是小数点。因此, 只要手头有钱的农民, 愿意选择第一个异地重建方案, 他们甚至更愿意借高利贷建自己的梯田。当然, 对农民的好处是非常明显的。只有村里极少数经济最困难、无力借房贷的农户, 才愿意接受二期农户置换方案。现在罗伯干选择了第一个自建方案, 但他也要求政府帮他盖同样大小的房子, 而不是自己花钱或借钱盖房子。 “这个有着传统观念的老人, 无法接受房产的实际损失, 市场价格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房子的功能就是简单的住……所以, 随着一步步的升级, 罗宝根不愿索要赔偿金额, 而是直接提出给他两套盖好的五层排屋。”[2] 40万元, 60万元, 建两套同面积的通天排屋都无所谓。 , 也就是罗宝根所说的80万元, 罗宝根认为26万元的赔偿太少了。当然, 宅基地由集体转为国有所带来的巨大增值收益, 他当然不会说。在自建地址的宅基地, 每块价值超过100万元。 “罗宝根只需要卖掉一个基础, 再建一个就够了。”但他不愿多谈这个逻辑, 他按照自己的逻辑计算, 想要最大化自己的利益。虽然村里的村民都知道拆迁是有好处的, 而且好处很大, 但罗宝根不想明白或者故意不想明白这个道理, 因为他希望得到更大的兴趣。但是, 如果当地政府满足了罗宝根的要求, 当地政府又如何面对村里其他拆迁户的补偿呢?最终, 在媒体曝光后, 罗宝根不顾罗宝根不愿按照第一个计划建造新房, 接受了26万元的赔偿。 2、温岭钉户事件比较典型。这种典型性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 罗宝根作为钉子户的行为, 可以算是典型的钉子户。注意这里的钉子户不一定是负面的, 而只是中性的。关键是他们只是按照自己的逻辑提出要求。如果他们不满足他们的要求, 他不会放弃, 他的要求几乎是不可能的。
       正常满足。二是媒体、网络舆论乃至专家学者对钉子户的态度。这些态度的总趋势是不问是非, 断章取义, 公正正直, 站在抽象的农民利益一边, 不顾国家或地方的常识。政府在指责, 而不是深入研究事物的复杂机制。我们先来讨论一下 Robogan 钉子户的行为。 2010年初, 他在广东番禺澜河镇调研, 建设广深港高铁。梁主任和他的叔叔和妹妹都参与了拆迁。高铁占用的土地被沿线占用, 只占用极少数农民的土地, 他们的房屋将被拆除。梁主任的房子三层, 造价约20万元。关键是建了很多年, 结构和材料都不好。梁主任早就想重建了。这个好, 高铁要拆迁搬迁。村里会在村署旁边划一个宅基地(还是收藏村长支付了60万元的拆迁补偿费, 40万元就可以盖一座比以前好很多的新房。这栋新房还是农家乐而不是商品房, 价格远低于罗宝根重建的三证排屋。但是房子比以前好多了, 梁主任很高兴。尤其是他家三户人家正好得到拆迁重建的机会, 真是幸运。罗宝根2001年建房, 2007年装修。下张洋村曾经是个偏僻的村子, 罗宝根的房子无论是结构还是施工质量都不太可能很好。现在, 搬迁的房子不仅有三证, 还可以按照最新最好的房屋结构建造, 政府最终补足了26万元。新房建成后, 房子的市场价值非常高, 现在连一块宅基地都值100万元多元化, 何况他家还有两块宅基地!这个账, 罗宝根当然清楚, 其他村民也是。据三联生活周刊调查, 罗宝根所在的下洋丈村共有459户1600多人。仅罗宝根所在的排屋实际需要修路, 共有37户56间房。 “下洋章村村委会提出要求, 希望村子可以整体拆迁重建, 市政府同意了这一要求。2007年11月, 下洋章村村委会提出上述两套拆迁11 月 15 日, 40 名村民代表一致通过了该方案, 并报温岭市政府批准。看得出来, 村民们很清楚, 拆迁会影响到他们。所有村民都愿意参与拆迁。夏阳张村村民的运气要好于番禺绿村村民, 因为高铁沿线绿村只有几十户人家被拆迁。下洋璋村300多户原本不需要拆迁的农户, 通过村委会获得了市政府的拆迁机会。显然, 夏阳村的拆迁安置方案比番禺绿村的收益要大得多。一旦确定了拆迁, 虽然收益巨大, 但没有人会认为收益太多, 总是想方设法获得更多收益。比如自己的特殊喜好, 家庭贫困, 装修房子的钱等等,

从而索取更多的利益, 这些要求本身不一定不合理, 但是当地政府很难满足, 因为当地政府不能一一回应。农民的特殊利益诉求只能立足全局。一些实力雄厚的农民可能会提出不合理的要求, 并找各种借口要求更多的利益。他们装疯卖傻, 最终成为钉子户。政府有时会满足钉子户的要求, 以便与他人和平相处。政府告诉钉子户不要在外面谈论这件事。一旦利益到手, 钉子户几乎不可能不秀出“本事”, 而那些已经被拆迁的农民觉得自己吃亏了, 要么向政府索赔, 要么吸取教训, 下次做钉子户。指甲很常见。当地政府不能轻易答应钉子户的要求, 否则以后的工作就做不成。因此, 温岭当地政府非常强硬, 表示“不会有改变钉子户的补偿标准, 把重点放在外面。”钉子户与当地政府的僵持有时会导致误会。正是这种失火向世界发布了各种合理的、不合理的、合理的和不合理的要求, 对双方构成了约束。如果只片面地强调维稳、保护农民利益, 而无动于衷, 肯定会有人借机胁迫, 谋取利益最大化。这与农民的利益、地方政府的工作方式、拆迁补偿的多少无关。 3.有趣的是, 每次遇到钉子户, 媒体和网络舆论总是有片面的声音。比如《华西都市报》标题为:“路边钉子户'60万房子要赔26万, 当然不同意搬家'”, 新浪新闻首页的标题进一步改为“钉子户”浙江温岭:60万元盖房, 26万元, 当然不会搬家。”给大众起什么叫钉子户好烦啊!浙江这个钉子户五楼26万太少了, 300一平米, 我要买地养狗, 更有意思的是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傅麒麟对温岭钉子屋事件发表评论:“国已富强, 不能不再以牺牲农民和他人利益为代价来实现公共利益。 .我们可以以市场价格全额赔偿农民的损失。”他不知道的是, 温岭对农民的补偿已达数百万元, 而钉子户户主罗宝根目前的经济状况是“老两口的收入来自家里养的100块钱。鸭子和为了产鸭蛋, (罗宝根饰)一大早就去田里摘土豆叶, 回来喂鸭子, 这成了罗宝根每天的功课。 (老婆)沈玉才每天都织草帽, 即便如此, 织一顶帽子也花了三天时间, 一顶帽子可以卖10块钱。”由此可见, 拆迁给罗家带来了巨大的利益。国家富了, 但国家的钱也是纳税人的钱, 怎么会被专家随意拿来给人情呢?再来说说温岭钉户。主持人在节目的最后说, “改革征地制度, 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入中的分配比例。这应该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句子。我们期待着农村有一个答案。 “对于农民来说, 土地是他们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当这块土地被征用时, 如何补偿他们并保证他们现在和未来的生活?是时候给出答案了”[3]。我只能说, 央视11台把温岭钉子户作为征地制度改革的目标。再怎么改革, 总会有钉子户。而最大的问题是, 全国各地的农民都期盼着被拆迁, 离开祖祖辈辈居住的土地, 获得数百万的补偿, 在城市生活。但问题是, 90%以上的郊区农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土地被征地、房屋被拆, 从而获得了补偿的机会。也就是说, 中国绝大多数农民无法分享城市扩张带来的农业收益。增值收入的非农业使用。从温岭钉户事件中可以看出, 此次拆迁已向农民支付了高达100万元的赔偿金。
       再高, 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快速城市化进程中的中国, 都买不起。无原则地增加对咬指甲的家庭的补偿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 危及中国的现代化。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他的新浪微博上说得好:浙江温岭火车站前的大道, 这样的“钉子户”, 这样的报道, 让人感慨万千看完后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同情这个家庭, 还是温岭的公共利益。房地产市场的上涨和媒体对被拆迁人的无条件支持, 不断提高人们对拆迁补偿金的期望,

激化了反对声音。各地拆迁补偿大多超过正常售价, 不公平的拆迁方向似乎在历史上运行。”这种逆转, 对于处于困难中等收入阶段的国情, 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