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初晴(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06日

       今年的端午节悄然来临。在炎热的夏天, 微风也带来了火热的味道。我不敢在街上走, 回来的时候, 我好像和非洲人没什么两样。这是长城外端午节的记忆。心中的潮热如阵雨, 闷热的快要变得焦躁不安。前一天, 我和姑姑去了昌吉的各大商场。不幸的是,

牙痛带来的疼痛一次又一次地侵袭着本就脆弱的神经。汗水一滴一滴地蔓延到全身。要不是商场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粽子, 我差点忘了,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端午节。端午节的大部分记忆都沉淀在了旧日的记忆中。高中以后, 就渐渐模糊了。其实我很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三千年前, 屈原悲愤交加, 投身汨罗江。他的绝望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如此盛大的传统节日!这可能出乎诗人的意料。这几天, 只要收到祝福, 最多只能说:端午节快乐!我该如何回应这个流行的祝福?最好不要追溯这个节日的起源。如果我们回去, 我们如何互相祝福:端午节快乐!因此, 我不再狭隘地看待它, 而只是把它看作是中国人对这个难得的假期表现出来的一种享受。毕竟, 这个端午节, 我一个饺子都没吃, 甚至饿了。神经很脆弱, 快要崩溃了, 牙痛已经折磨了我两天了。无助地躺在宿舍里, 苦笑着, 外地人在失望的时候总会想起自己的家乡。想想亲戚。虽然现在我并不失望, 但一个人在千里之外的异乡痛苦,

心里难免苦涩。尤其是在假期里, 这种思乡之情发酵得越来越强烈, 最后化为控制不住的泪水, 捂着床, 痛哭起来。
       这只是我的二十一岁生日, 但我总觉得自己变老了, 只是因为对家乡的记忆变老了。
       如果记忆是一湾海水, 我只发现潮水渐渐淹没, 淹没, 似乎要泛滥。现在的自己, 无论怎样, 都无法再重复童年过节的快乐。在泛滥的记忆中, 端午节这一天显得格外清晰。毕竟, 他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贪婪地想念端午节的所有细节。
       终于发现, 旧年的端午节,

在潮水的涌动中, 变得清晰起来。
       初中之前, 我一直在上学。一大早起来, 爬上两里山路去上学, 放学后夕阳下背着长长的影子独自回家。现在回想起来, 那是非常快乐、非常幸福的一天。端午节来临时, 黄土坡上的稀有柳树早已拔出青丝, 新的淡翠绿的枝叶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那个在微风中摇曳、陶醉的影子, 已经刻在了我的心上一辈子。在记忆中的端午节, 柳条是必不可少的元素。端午节那天, 父母早早起床, 把还沾着晨露的柳枝折起来, 别在门框、上层房间、厨房门上。绿墨间, 碧水露珠间, 淡淡的香气, 弥漫着怡人的味道, 绿得可喜。小时候不知道别六怎么样有句话, 我心中揣测:观世音菩萨常听从众生, 洗净柳枝花瓶, 温顺忏悔大悲水, 清净洒脱, 得吉祥之意;古语有云, 柳可辟邪。这么一想, 或许就接近别流的本意了。不管怎样, 端午别流是黄土坡村落中不可磨灭的习俗, 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除了别流, 最深奥的就是花绳的系法。这是妈妈特意告诉我的。农历五月初五早上, 一定要系好花绳。不系好, 早上出门会遇到蛇。蛇专门咬不系花绳的孩子。我这辈子最怕蛇了。吐出字母的脑袋总是让我害怕。当时我对妈妈的说法深信不疑, 所以在系花绳的时候, 我是最主动的。花绳总是前一天在街上买的, 通常有黄、红、绿、蓝三种颜色。当它们扭在一起时, 一条美丽的绳索在母亲的手中诞生了。端午节的早晨, 妈妈为我们系好花绳。首先, 我的父亲, 只有一个绑在手腕上。心想父亲一定不怕蛇, 所以只系了一条。然后给我们三个。哥哥年纪大了, 不想系太多, 手腕上只系了两个。弟弟还小, 妈妈也被绑在脚踝上。我怕蛇, 怕蛇不绑起来还咬我, 就央求妈妈多绑起来。于是, 不仅手腕、脚踝, 就连中指和脖子都被妈妈绑住了, 让她们可以停下来安心的出去玩。妈妈总是开玩笑说:“你看, 系了这么多, 你就成了花童了……”最后, 妈妈系住了她的一只手腕, 笑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 我哭了。浓浓的爱意系在美丽的花绳上, 连接着这个平凡的家庭。虽然家境贫寒, 但在那些温暖的日子里, 心中却是满满的情意。现在, 只盼望远方的我们, 能再次亲手系上端午花绳的那一天……还有那些顽童中的“指山”, 亲手亲手, 甜蜜入口的“甜糯米粒”, 这些乡间端午的专属记忆, 如此深刻地涌入脑海, 一次次淹死自己……没想到我曾经经历过的温暖现在离我如此遥远。就好像在读别人的故事, 深情地感同身受。当我回过神来时, 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日子在无情地前进, 记忆被远远地遗忘, 逐渐变黄。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情愫来留住端午的记忆……我的牙齿还在阵痛中, 依然孤身在炎热的天空下,

做着儿时的梦。
       对我来说, 粽子不是端午节的记忆。索性起床, 在街上奔跑, 幻想, 就像童年的自己, 带着满满的爱的花绳, 在山间小路上跳跃, 无比的幸福, 溢满全身。潮水渐渐消散, 梦里, 初晴的阳光温暖地洒在身上, 覆满了母亲慈祥的脸庞……端午节, 我记得初晴。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