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称业绩未达标东方精工要求履约“对赌”协议 福田汽车回怼:证据何在?契约精神何在?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5日

       北京报道, 一部“父杀子”大戏正在资本市场上演, 主角是三年前斥巨资收购普莱德的东方精密(002611.SZ)。 三年前, 为了赶上新能源风口, 东方精工在主营业务基本与电动汽车无关的情况下,

向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福田汽车、青海普仁等五家股东进行了收购。 收购普莱德100%股权, 交易对价47.5亿元。 彼时, 东方精工的利润还不到6500万元, 近50亿元收购普莱德让业界震惊。 对于这样一笔高额交易, 东方精工还与五家交易方签订了“对赌”协议。 根据补偿义务人的承诺, 普莱德2016年至2019年分别扣除非净利润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如未实现当年利润承诺, 补偿 义务人将以现金方式给予履约补偿。 纠缠数月的东方精工与普莱德的利润补偿纠纷, 源于这场“赌博”协议, 先后让普莱德原股东福田汽车(600166.SH)、宁德时代(300750.SZ)等 参与。 对此, 福田汽车近日发布公告, 明确东方精工此前公告涉及2018年普莱德对福田汽车的交易收入。东方精工披露的信息严重失实, 误导信息使用者; 德德交易具有商业实质, 价格公道; 东方精工提出的仲裁申请没有事实依据, 不符合《利润补偿协议》的约定。 东方精工:赌博让人抓狂 数据显示, 东方精工接手普莱德后, 业绩大涨。 2017年第一次合并报表后, 东方精工全年总收入为46.85亿元, 而普莱德的营业收入占比过半, 利润率也超过50%。 然而, 2018年, 普莱德突然“病倒”。 4月17日, 东方精工突然发布公告称, 因普莱德2018年扣除非费用后亏损2.17亿元, 公司计提商誉减值38.86亿元, 导致公司亏损38.8亿元 ; 德国计提商誉减值38.45亿元。 至于东方精工是如何计算去年普莱德亏损2.17亿元的,

东方精工当时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 为什么Pride在短短一年内就陷入了巨额亏损? 7月1日晚, 东方精工发布公告称,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已受理公司就履约承诺及利润补偿问题提出的仲裁申请。 股东)共支付利润补偿26.45亿元。 其中, 东方精工作为普莱德的原股东之一, 要求福田汽车支付2.64亿元。 随后, 福田汽车发布澄清公告, 称东方精工“基于对Pride 2018的未经证实和不准确的所谓推论”财务报表数据将经审计调整后公布”, 并表示“东方精工及其年审会计师的误解是由于对整车制造业的经营模式缺乏了解所致”。 而同为业绩补偿义务人之一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也在7月3日上午发布公告称,

东方精工的公告片面不客观, 不予承认, 这也让 东方精工追回业绩补偿“罗生门”进一步发酵。 5月21日, 福田汽车获悉东方精工一再推迟发布Pride 2018专项审计报告, 发布公告敦促东方精工尽快严格履行协议。 东方精工与福田汽车就此事发生了争执。 其中一个重点是普莱德向福田汽车销售宁德时代产品的业务。
        东方精工此前表示, 2018年该业务的毛利率达到26.8%, 不仅高于普莱德同期10.98%的自产自销业务, 同时也显着高于 同行业同类产品的毛利率; 而2017年该业务的销售毛利率甚至为0。 对此, 福田汽车表示, 按照行业惯例, 公司前期因Pride需求未完成导致电池积压造成的损失。
        订单将由电池制造商和主机厂协商损失后共同承担, 并在下一次供货计费中体现。 因此, 2018年第四季度, 普莱德向公司开出的账单金额包括福田汽车应承担的亏损。 对于福田汽车2018年委托普莱德进行的技术研发项目, 福田汽车坦言, 该项目已于2017年11月开工, 并于2018年8月签订。相关研发协议中, 近两个月的采购金额占近 全年的 60%。 对于东方精工的一系列公告和财务行为, 有专业人士指出, 如果没有大的变化, 新能源上下游产业链企业应该不会出现明显的现象。 东方精工与普莱德原股东的公告对峙, 以及普莱德管理层召开的媒体吹风会, 让舆论普遍认为普莱德“输了”。 普莱德之声:2018年东方精工原股东与普莱德交手数轮。 前者要求后者原股东支付高额赔偿, 但原股东坚决不同意。 作为主角的普莱德终于开口了。 总裁杨怀透露:“2018年普莱德没有亏钱, 但根据东方精工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 普莱德亏损2.17亿元, 比我们预测的利润落后5亿多元, 直接 否认。我们的经营业绩。“从此前的业绩预测可以看出, 东方精工在2018年三季度报告中曾预计全年实现盈利5.5亿元至6.5亿元。今年1月底 , 突然修正为亏损29亿元至44亿元, 业绩骤变。 全部由于商誉减值准备金额较大。 但迄今为止, 东方精工并未对此前提供的《专项审计报告》中的争议做出合理解释, 也无法提供核心证据。在单方面触发对赌协议的情况下, 福田汽车等原股东不符合原协议规定, 一向强调契约精神的东方精工不具备“契约精神” . Pride高管还透露了绩效审计中双方发生的沟通问题。 一位普莱德高管直言:“东方精工的行为让我们心中打了个问号, 目的是否相同。
       无视集团主要子公司的发展, 大张旗鼓地泼脏水, 或许是主 索赔的目的是东方精工的主要目的。” 得意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 东方精工发布的部分公告,

相当于否定了管理层和整个员工团队的经营成果, 放慢了企业发展的步伐。 同时, 由于资金不足, 公司信息化建设、员工队伍建设、投资者信心受到较大打击。 有业内人士认为, 在行业前景看好、普莱德公司业绩仍能保持稳定增长的情况下, 在没有实际证据的情况下, 计提大量商誉减值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 或许对于东方精工来说, 更重要的是资本市场的业绩补偿才是真正的利润。 不可否认, 东方精工新能源汽车产业相关业务的生产主体, 是最近备受争议的“骄傲”。 此外,

东方精工在新能源汽车行业不具备核心竞争力。 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发展, Pride产品需求旺盛, 供不应求。 东方精工也尝到了新能源红利的甜头。 能源汽车电池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将进一步扩大普莱德的研发和生产能力。 但截至目前, 该项目累计投资6188.41万元, 投资进度仅为6.19%。 停滞不前的筹款项目的另一面是 Pride。
        德国接连签订大额采购订单, 未实现产能问题直接影响盈利能力。 截至目前, 东方精工尚未对原股东的强烈质疑作出回应。

Copyright © 2001 创网科技有限公司 chuangw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hereskilroy.com)